从好莱坞能学到的讲故事方式

董一凡 发布于 3周前
twok 等1人欣赏。

我们来讲一个好莱坞式的故事。

主角是一个年轻的帅小伙,不过是那种有点坏坏的感觉。终日在街上闲逛。不过偶尔还是会表现出正义的一面。比如顺手帮助一个被欺负的人,和混混们打了一架。总之就是给人觉得有一颗好的心灵,但是行为却有那么点叛逆和玩世不恭。这里是交代了人物的性格和背景。

故事的缘起可以是小伙在梦中看到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然后每日思念,结果某一天忽然看到一幅画像,就是梦中的女孩子。并且得知这个女孩子被困在了一个座高塔之上。于是主角打算去救这个女孩子。这里是给予主人公一个目标。

之后开始走上救援之路,期间会遭遇很多的阻碍,阻碍可以是自然环境,比如一条大河过不去。也可以是和人有关的。比如遇到匪徒。也可以是和诱惑有关,比如遇到可以幸福的生活下来的情节。但是主角都一一的战胜。在途中主角的性格也慢慢的发生变化,开始变的更稳重,虽然还是有一丝幽默或者嘴欠这种很有特点的负面性格。但是他的正义的一面开始慢慢的成长,让人看着越来越有说服力。并且让人有一种就该如此的感觉,并不会有非常突兀的感觉。这就是主人公在得到一个目标之后,开始想这个目标努力必将经历的一些挑战。而且挑战会慢慢的升级。但是这些挑战反过来有帮助了主角的成长。

在以上这些挑战之后,主角终于看到了高塔。但这时候一定会出现一个巨大的挑战。这里和前边的挑战的区别在于,这个挑战要有足够的难度,其难度要高于之前的每一次挑战。甚至会让主角心生退意,或者是落入自我怀疑里。甚至一度打算放弃。这样才有足够的挑战。比如高塔其实是在一座山上,但是山被很奇怪的植物所覆盖,砍不断,除不尽,不管怎么样都没有办法找到一条路上去。这种时候也会给观众一种言外之意,那就是为什么这么久过去了,都没有人去把公主救出来。看到这个山,大家就会有一种恍然大悟感。在足够的激烈对抗之后,甚至主角都要放弃,但是最终还是想办法战胜了这个困难。比如主角终于在某个地方找到了一个隐藏的洞穴。为什么这个洞穴很难发现呢,有可能是需要很复杂的机关才能打开。而这里可以想办法和前边的某个情节进行呼应。比如主角的某一次挣扎的选择让他获得了一个足以开启这个机关的东西。又或者是主角通过了足够的考验,找到了帮手,甚至是某种命定的东西的出现。战胜这个困难的选择可能有很多种,但是不同的倾向会给予不同的基调。比如命定东西出现,那么就是一种虽然之前主角很努力,但是其实这一切就是为他准备好的。很多命定之人都会有这种桥段。也可能是主角最闪光的性格的再一次进化之后,让他找到了解决方法。总之经过这个事件之后,主角很可能已经把自己的所有性格发挥到了极致。而我们也会觉得故事即将结束。

但事实上,这时候会出现一个新的东西。当主角顺着山洞往山上走的时候,这时候我们随着主角的每一步都会有一个极大的喜悦,觉得故事马上就要迎来一个完美的结局。但这时候一定会有一个急转直下,一个比之前还要巨大,并且会让观众以为根本不可能战胜的障碍出现。一条龙守在了前边。这时候观众就会和主角一起跌入谷底。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这就是整个故事的最低潮,就像你即将推开门的刹那,忽然掉进了一个极其深邃的陷阱一样。但是故事肯定会有结果。如果再用以前的办法靠主角的正常的努力战胜这个障碍,那这个障碍的设计也就没有意义。所以这个障碍的解决一定是非常的巧妙。比如「阿凡达」中主角纵身跳到大鸟身上的那一瞬间。这里主角可以跳到了龙头,然后想办法控制住了龙,然后骑着龙飞向了山顶,看到一飞冲天的那一瞬间,观众也会随之而来的得到巨大的升华感和喜悦感。最后的这一次起落是对观众情绪的极大控制。大失落之后的大起给人的快感是无以伦比的。还有一种诙谐幽默的设计就是,其实龙并不会主动攻击人,甚至龙具有小猫的某种特性,挠她的脖子她就很舒服。之前的人为什么都把龙喷死了,是因为这些人不分青红皂白来了就攻击,于是龙只好正当防卫。

最后就是结局了,其实到这里结局反而不重要。因为主角已经通过一个目标完成了个人的成长,成为了一个有担当的人,让自己最光面的一面绽放出了足够的光彩。在途中的每一次磨难中,一定会让主角的人生产生了意义。比如救了别人,保护了环境等等。当然如果也可以给出一些诙谐幽默的结局,让人最后露出略微意外的惊异感。比如,打开门发现公主根本不在(这是怪物史莱克的桥段)或者龙最后变成了公主,原来主角找的公主其实是龙族的公主。或者最后发现龙其实是公主的宠物,守在那里其实是在帮公主把把关,把长的太糟糕的赶回去。结果就是其实最终是公主选择了主角。或者整个救人的故事其实就是公主寻找真爱的一个小设计。又或者公主其实是主角小时候见过的一个朋友。这可能可以呼应一个主角早期生活的有一个桥段,主角性格里的某个缺陷是因为失去了这个女孩子导致的。比如主角喜欢游戏人间,寻花问柳就是因为失去了公主。又或者把公主安排到他的梦里是一个更高等级的力量的主导。或者说一个王国希望找一个继承人,这些挑战就是选拔过程。总之不管怎样,这都是对结局的一种设计。当然了由于之前观众已经经历了足够的情感起伏,最后的结局只要不去推翻之前的主角的努力,那么都谈不上失败,出其不意最多就是一个调味料罢了。

以上就是一个好莱坞的典型的叙事方式。其中倒数第二个挑战很多人会把他放到所有小挑战里去。然后把这个看成一个所谓的三幕结果。就是找到目标,完成挑战,遭遇危机,战胜危机,结局。但是其实最后两个挑战还是需要单独拿出来说。倒是第二个挑战是前边的小挑战的一个结局。

通常会把上边的步骤分类为一个三幕结构。开始(找到目标),战胜一系列的小挑战,遭遇大危机,结局。这样的划分也太大的问题。这种划分是把倒数第二个挑战划分到了一系列的小挑战中。从某种角度说,这个挑战可以理解为小挑战系列的结局。而大危机是另一个极大的转折。这样的划分也有一定的意义。但是从观众的情绪来看的话,一些列的小挑战是一个比较平缓的慢慢上升的曲线,而遭遇第一个大挑战的时候会有一个明显向下的情绪波谷。然后转而向上,之后遭遇最终挑战的时候会成为一个更为低的情绪波谷,最后一份冲天。所以从图像上来看的话,会有两个非常明显的情绪波谷。如何设计这两个情绪波谷就是非常重要的了。

我们都有一个错觉,那就是觉得自由能够创造优秀的作品,事实上如果绝对的自由,创造出来的故事通常很难看。因为大部分时候天马行空的故事不会遵守我们的认知模式。结果就是让人不知所措。一个好的故事的解决应该是符合认知模式。最优秀的也不过是能做到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但要明白,越偏离人的认知模式,相对的能接受的人就越少。听故事的人虽然喜欢悬念,喜欢转折。但是故事必须遵循我们的基本叙事模式才能得到最广泛的认可。这种结构其实就是一种限制。以诗歌为例,为什么诗歌看上去那么美,很大的原因在于结构的限制,字数和押韵各方面的限制,会让作者想尽一切办法去表达他想表达的,而如果毫无限制,那么要表达一个东西只需要平铺直叙的写出就好。在描述上,平铺直叙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她和诗歌不是一种东西。限制反而能激发创造,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东西。比如你遵守正常的叙事模式写一部爱情片。不可否认,必然是有一个男主一个女主,那么他们必然在某个环境下相遇。这是你必须遵循的模式,也是观众期待的模式。但是如何相遇却是你需要去发挥的地方。可怕的是,由于我们已经产出了这么多的故事,结果就是你能想到的大部分桥段都可能已经被拍了很多次,而观众很可能已经极度的审美疲劳。这时候你是不是能在这种劣势的环境下找到一种新的表达方式,如果找到了,那么回报必然是巨大的。所以遵循套路的意思是不要为了违反而违反,你应该遵循已经被讲了几千年的故事叙事模式。但是具体的情结安排确实非常有空间的。而且也是你必须要想尽办法去解决的问题。

暂无回复
登录 或者 注册